私图社app二维码扫描

黎雀儿也没有料到杜仲的脸面居然这般大,不仅可以请得动宁豫,还可以说得服毕光喜,使得黎敬生能够被当场释放。她觉得自己私自跑出去找杜仲帮忙的举动非常正确,忍不住掩面偷笑,精致的茶盏将她的下颌遮挡住。

她以为除了站在她身后两侧的孙妈妈和棠叶以外,没有人会发现她现在的笑容。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坐在她对面的周节妇竟也看到了她在笑。

周节妇为自家大哥周嘉佑担心,又因为黎敬生不愿意出面替周嘉佑说情,心里正恼火得很。一见黎雀儿此时还笑出声来,顿时便认为黎雀儿落井下石,这是在有意嘲笑她。

黎敬生不愿意帮忙。。黎雀儿有意嘲笑,而黎家老太太等人就坐在一旁看好戏。

坐在这张桌子旁边的人,这么多,却没有一个站在自己这一边。

周节妇心里越想越气愤,在她的眼中,黎敬生和黎雀儿他们的脸孔部变成了一张张令人生畏的怪物。而且那些面容狰狞的怪物还在望着她笑,像要将她吃掉一般。

她又怒又怕,顿时拍案而起,转身往前面衙门走,一边走还一边放话要去击鼓鸣冤。若是黎康生不将周嘉佑也给放出来,就别怪她状告黎康生办事不公。她这话当然只是故作威胁的气话。以她的身份和立场,她自然不敢去告黎康生。显然她这就是在借机撒气,想激黎敬生出面帮忙。

哪知黎敬生一点反应都没有。 。由着她乱喊乱叫。

倒是佟金雪反应很大,直接跳起来指责周节妇昏了头了,连自家人也要去告。还骂周节妇不讲道理,黎敬生的事明明是由宁豫和毕光喜出面解决的,周节妇不感激也罢,居然还出言要挟。她本就看不惯周节妇,此时便起哄,要黎敬生马上将周节妇休弃,与周家人断了关系。

但是,如果黎敬生这个时候突然休了周节妇,只会给人留下更多话柄。

不知道黎敬生心里明不明白这个道理,反正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表示。

韩国美女温婉曼妙动人心弦美图

黎家老太太虽然是这个屋里年纪最大的,不过她老人家的脑子依然灵光得很。她很清楚。安魔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现在黎敬生若是休了周节妇,外头的人一定会唾骂他见风使舵,一有危险就只知道自保,连自己的妻子也可以随意抛弃。

而佟金雪会这么给黎敬生提建议,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在的。她根本没有考虑得十分周。要是她再多思忖一些,就会明白在这个节骨眼上和周家人划清关系,对于黎康生的声名来讲,也算不上是一件好事。

老太太不好明着去提点黎敬生,也不好明着去责怪佟金雪考虑不周,便笑着打圆场。她要如秀将周节妇拉回到桌边来,还要周节妇坐在自己身边,和其细细理顺黎敬生被放出来一事,跟黎康生关系并不大。一切都是宁豫和毕光喜说了算,黎康生并没有决定权。周节妇以这事来向黎敬生撒娇,实在是有些荒唐。…,

“相公既与慕亲王相识,便再去替大哥求个情又何妨?”周节妇却道。

黎敬生已经讲过他不认识宁豫,也不认识毕光喜,偏偏周节妇不信。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在怪黎敬生表面上撇清与宁豫和毕光喜之间的关第,实则是有心要看周嘉佑落难,懒得替周家人去和官府的人周旋。

解释得这么多都没有用,黎敬生心里有些厌烦了,就没有再继续解释。

周节妇闹腾不止,非要黎敬生表明态度,最好现在就跑到前面去和黎康生谈周嘉佑的事,要不然就直接给她一纸休书便罢。她笃定黎敬生不会在这个时候提休妻。要是黎敬生真的提了,她也有后着。

她嫁进黎府已经快大半年了,还没有收服黎敬生的心,黎府的事她也没有任何话语权。而周嘉佑是她的亲生手足。。长年以来都对她有所帮助。她心里清楚得很,比起黎敬生,周嘉佑对她更有用。

总而言之,周嘉佑是她的后盾,绝不能倒。

她宁愿与黎敬生撕破脸面,把周嘉佑救出来。大不到就是被黎敬生休弃,过回以前的日子。她的姿色还在,有周嘉佑在旁帮忙,即便她被休回了家,她也可以再找下一家。而若是没有周嘉佑的帮忙,她在黎府的地位只会比现在更低,更不可能当上黎府的当家主母。两者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老太太劝了她好一会儿,也没令她冷静下来。

因为憋不住笑意而无故惹起事端的黎雀儿,这时终于忍不住把黎敬生被当场释放的真正原因抖了出来。她明确表示,宁豫和毕光喜之所以会到府尹官邸里来谈黎敬生的案子。 。完是因为杜仲的面子,是杜仲先和宁豫商量好了,才会有现在这结果。周节妇若是要找人求情,倒不如去找杜仲。

众人大惊,莫不讶异杜仲的情面竟有这么大。

周节妇将黎雀儿的话记在心里,暗自盘算自己压箱底的银两还有多少两,够不够去跟杜仲买个人情。她大致估算了一下,得知手头上的所有财物部加起来还不足二百两,就悄悄靠到黎敬生身旁,要黎敬生拨一千两给她去送给杜仲当人情礼。

一千两不是个小数目,但黎敬生并非拿不出来。

只是他没有理会周节妇的话,不仅没有答应她会拨银两给她,而且也个眼神也没有甩给她,只当她刚刚在他耳边讲的话是无意间吹过的风,完不放在心上。

周节妇气极了。安魔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竟开口去问老太太要钱。

老太太和坐在一旁的佟金雪都愣了,她们不是惊愣于周节妇开口问钱,毕竟要去送人情礼,自然需要大把的银子。她们惊愣的是,对于周节妇问钱的这个请求,黎敬生竟然无动于衷。先前他非要娶人家进门,这么现下倒是这般抠门。

现在纠结这个问题也没有用,老太太便叹了口气,吩咐如秀去后面屋里拿银票。

尽管儿女们都家境富裕,每月孝敬给老太太的东西都不少。但是老太太身边积余的银两并不多。一是因为她赏赐下人向来大方,二是因为她喜欢给家里的晚辈们买东买西的。这样一来,自然积攒不了多少银子。

周节妇一问一千两,真要是给了,老太太可会变得两手空空。

黎敬生不愿老太太破费,最后还是答应会拨银子给周节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