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榴莲app官网

在看到自己的老熟人“蔷薇剑圣”伊尔维狄出现的第一时间。

心思灵巧的艾文已经动作飞快在自己的胸口,带上了属于法勒提斯王国的“开拓者勋章”、皇家医学会颁发的“希波克拉克二级勋章”、属于二王女利威娜守护骑士的盾形徽章。

特别是在一身中校舰长军装和那张年轻到过分的脸衬托下,一排闪亮的徽章更显得难能可贵。

所以当王国守护伊尔维狄亲王殿下看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位鹤立鸡群卓尔不凡英俊倜傥…的有为青年——艾文·加略特舰长。

飒——

一个跨步便从半空落到艾文的面前。

看了一眼他胸口的徽章,特别是那枚盾形徽章,身为整个联盟都凤毛麟角的大人物倒是难得的和颜悦色:

“你是小利威娜的守护骑士?”

啪——

“剑圣阁下!我是王储殿下的守护骑士海军中校艾文·加略特!”

艾文立正行了一个军礼。

得益于和二王女的亲密关系,他当然知道这位地位尊崇头衔众多的大人物,最喜欢别人称呼其为剑圣。

初秋的赤裸凉意袭人

因为他认为除“蔷薇剑圣”之外,其他的一切身份都只是建立在其之上的附属品而已。

艾文身后以科弗代尔少将为首的海军们也紧随其后立正行礼。

虽然剑圣并不是泰罗人,但对联盟六国的国民来说,总共也不过个位数的各国王国守护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也是军方这些知道这个名号真正含义的军人,需要仰望的强大超凡者!

听到艾文称呼,伊尔维狄更加满意。

不过现在时间紧迫,他虽然对这位自己宝贝孙女的守护骑士第一印象不错,也只能长话短说:

“我马上要去观战,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

你帮我把海盗劫掠的赃物收集起来,装到这个匣子里就行!”

伊尔维狄说着已经将手中的“炼金秘匣”递到了艾文的手中,正要跟他说明用法,没想到已经被艾文一口叫出了它的名字:

“超大容量的炼金秘匣?!”

身为半个炼金学派的成员,艾文又怎么可能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在得到“魔法口袋”之前,这种出产自炼金学派的空间宝物就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不过,任何一只炼金秘匣都是出自至少三阶上位巫师之手的珍贵道具,不光价值连城更有价无市,可不是连正式巫师都不是的他能搞得到的。

“你认识?那就太好了!我会在小利威娜面前表扬你的,说不定这次事情结束我还能给你找个好差事。艾文是吧?我记住你了!”

说罢这位“蔷薇剑圣”已经在一众海军士兵艳羡无比的仰望中,化作一道赤红的光华冲天而起,向那艘空中战舰追了上去。

艾文虽然没有听到最想听的那句,“可以让你随便选一件作为报偿”。不过在大佬面前露了个脸,让他记住自己的名字也还算不错了。

毕竟,上次要不是拷贝了对方的剑术,然后日夜揣摩,自己现在的水平也到不了半步大师的程度。

咻——

一声响亮的哨鸣,翱翔在半空中的大型海鸟已经纷纷从天空扑向了海面,拿出捕鱼的本事,将一只只木箱抓上了岸。

因为这些东西的价值,除了得到剑圣授权的艾文,其他人包括科弗代尔少将为了避嫌都远远避开,哪怕财帛动人心,也没有一个人敢招惹这种程度的大麻烦。

将这些木箱一一收取之后,艾文一头扎下了大海。

噗通——

因为这里还是近海,海水不算太深,平均深度大概只有五十米至六十米,对普通人来说这个深度几乎已经接近无装备下潜的极限了。

但是对艾文这位资深超凡者来说却轻松至极,就算在这个深度对视线的影响已经十分严重,对“数据化视野”来说也完全不是问题。

这也是他选择一个人动手,根本就没有让别人帮忙的依仗。

沉入海水中的宝物散落的并不太远,大多还在被斩成两半的海盗船船舱中老老实实待着。有空间宝物的帮助,并没有浪费艾文太多功夫。

而且他还非常怀疑先前漂在海面上的某个木箱里,极有可能有着这些宝物的清单。

虽然眼馋至极,甚至连体内的“冒险家之血”都开始不断沸腾。但他也只能强自按捺住对这些珍宝下手,甚至卷着这只“炼金秘匣”潜逃的冲动。

不过。

虽然不能对宝物下手,却不意味着这趟差事就是白干的。

水手舱中属于700多名海盗的个人物品可是都在这里,剑圣要的是银行团的宝物,这些属于海盗的“破烂”当然就被艾文先生给笑纳了。

而就在某个明显属于海盗干部的房间中,艾文有了一个令他惊喜至极的发现。

在看到那件东西的时候,要不是人在水下,他简直就要大笑三声。

那竟然是属于托马斯·格雷戈里的超凡兵器“血色湖光”!

“哈哈哈,这个自告奋勇去金狮城找内鬼的家伙不会被哈金斯顺手给干掉了吧?”

当时丹福·玛菲亚击败托马斯之后,并没有意识到这件已经用完内置【斗气】的“血色湖光”是何等的珍贵,只是把它当成了普通超凡兵器放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在遭逢突变之后,又哪里顾得上它?

这才让艾文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就这件兵器本身的价值来说,已经完全有资格被放入金库第三层,和被海盗打包的那些宝物并列!

毫不犹豫把它收进自己的“魔法口袋”里,权当自己从没有见过它。

之后只要想办法被它“充能”立刻就能获得一件能短时间和大骑士抗衡的强大底牌。

不过,这还没完。

在临上浮之前,艾文还从海底的淤泥里发现了另外一件东西,哪怕已经残缺却依旧金光灿灿,仿佛和那个强大的国家一样不可一世的“蓟草王冠”!

立刻收起,同样装作没看见。

嘭——

捧着那个足以用“富可敌国”来形容的炼金秘匣,收获满满的艾文钻出水面。

在自己一群心腹船员的守护下慢慢等待的同时,注视着远海思维有些发散。

傲慢的银行家们显然为自己的不可一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就是不知道,高层之后会围绕着这只盒子做什么文章。

是悄悄私吞还是有偿归还?抑或再或者心狠手辣一点!一不做二不休把银行团剩下的人全都干掉,推到哈金斯的身上…咳咳。

想到这里艾文突然觉得盒子有些烫手。

看着远海方向那大片的电闪雷鸣,自己的收获已经够大,只希望“蔷薇剑圣”能早点回来,赶快把这个烫手山芋给交出去。

目前视野不够高的艾文还没有意识到,银行团的巨额遗失物以及海魔女的重新归来的背后,蕴藏着远超这区区财富之外的更深远影响!

…….

把各自的手下送走,没有了后顾之忧。

在距离海岸上千公里的远海中,两位统御黑海的女神已经重新斗在一处。

两位显然都是人狠话不多的典型,已经纷纷借助自身的权能展露出了自身的部分神话形态,火力全开。

“海魔女”希波诺厄统治的是黑海本身,怒涛和激流是祂的化身。此时希波诺厄人性化的形态已经悄然消失,化作一只如同旋涡般的巨大眼睛,无数水龙卷构成的锁链好像眼睑般环绕着祂极速飞舞。

隆隆隆——

而“海怪之母”厄刻托统治的是黑海的延伸物,拥有操纵毁灭性天象和将所有海洋生物海怪化的力量。祂显化为一张由乌云和飓风组成的巨脸,在头发的位置浓云翻涌,好像无数巨蛇蠕动嘶鸣。

嘶嘶嘶——

狂风、暴雨、雷鸣、闪电…之中。

轰!轰!轰!轰!…

一道道“锁链”冲天而起,与从天而降的“巨蛇”发生剧烈的撞击,震耳欲聋的雷鸣在海面上久久回荡不息。

就好像是天空和海洋展开了对决,而“锁链”和“巨蛇”只是双方力量在物质世界显化出的表象,实际上双方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各自道路与权能之间的碰撞!

虽然祂们战斗的范围实际不过数十公里,却给人一种感觉:

如果祂们之间分出胜负,天空或者海洋总有一个会跟着毁灭!

这种感觉虽然不准确,但后果却也真的差不了太多。

完全放开各自的能力之后,因为他们的权能,一场巨大的灾难已经开始酝酿。

超过人类记录最大规模的飓风和海啸正在积蓄力量,而前锋的影响力已经开始慢慢扩散出去。

哗哗哗哗….

呜呜呜呜….

疯长的潮水,能拔掉大树的狂风,天与海的无穷威力开始显现。

郁金香联盟的六个群岛国家首当其冲,从泰罗、伊利亚、帕洛斯、法勒提斯、色萨利到郁金香公国,凡是毗邻黑海的国家已经切身感受到了这片浩瀚海域的愤怒。

更远处,希留斯、阿特兰、萨克、赫伊玛尔…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例外。

人心惶惶中,无数王室供养的占卜师、预言家、先知和所信仰教会的圣职者们被各自的统治者召见,试图搞清楚这片大海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由此可见两位女神摆明车马的直接对撞,到底造成了怎样恶劣的影响。

最终撕裂黑海、天地倾覆倒是不至于,但造成远超哈金斯大海啸百倍千倍的伤亡却是轻而易举的。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两位女神已经打出了真火。

这个世界上也许有只是按照既定规律运转的法则神,但这两位都只是半神,哪怕已经证得了永恒,但人性的部分却远超神性。

当然有爱憎喜恶!

哪怕是刚刚从长达三百年的封禁中脱困,与锋芒毕露的“海怪之母”厄刻托相比处在下风,希波诺厄也没有想过后退一步。

厄刻托当然更不用说。

现在祂们恨不得对方去死,要是能凭借神职的关联性吞噬掉对方的神性、神职,成为完整的黑海海神都不是梦想。

“你这个背叛者!小偷!”

“哼,被历史和信徒抛弃之人,还回来做什么?!”

海底深处,轰鸣巨响中好像有亿万吨海水被抬升,化作一柄流动的长杖捅向天空。

云海之中,隆隆的雷鸣中好像由闪电和乌云构成一柄战戟,缓缓砸向海面。

终极权柄具现化的对撞,就好像两个庞大的国家终于拿出了各自的终极大杀器开始种蘑菇一样,这一局也许根本不会有胜利者。

眼看着这终极的灾难难以挽回,而本就已经遭受重创的莱顿河口以及泰罗王国沿岸,必将首当其冲。

一道巨大的黑影擦着云底风驰电掣而来。

呲呲呲——

“神魔之翼号”船底两排“熔岩之眼”发出炙热的红色光华试图阻止的同时,“闪雷之戟”奥古斯都已经高呼:

“教宗阁下!”

“神魔之翼号”的甲板上。

一个白发老者头戴装饰着十字黄金冠冕,身披由金丝、银线、丝绸、各色宝石编织而成的华贵教袍,跟祂们一起高高举起了手中的一根好像连皮都没有剥干净的杉木手杖。

与老者身上衣饰相比,看似其貌不扬的黑色树枝,其实是“黑铁十字教会”的圣物“谦卑者之杖”,代表着生命力、永恒和神圣。

它根植大地,头向天空,成为人间与女神国度之间的连接!

【最高位神术·圣降!】

一道辉煌的圣光从冥冥不可测之地笼罩在教宗的身上。

于弘大空灵的赞歌环绕中。

另一位伟大的存在降临于神明的战场之上!